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日记

轮回

 

2010.05.31       星期一       多云(18℃~28℃)

天阴沉着,如同办公室里一张张已经习惯的脸。

周五下午办完了手续——这是第一次完整面对数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从各自脸上显现的表情,自己能读出某种“告别”的无奈和不以为然,一如曾经初来时的那种高高在上。

月初,突然见到了刚来公司时的那位保洁阿姨——不到两年时间里,已是更换了三位保洁人员了。而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还是第一位显得那么熟络,对于清洁和整理工作,往往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对于办公桌上的物品也几乎不会去碰——擦完桌面,东西按原位放回。人在位置时,也很少“打扰”而去吸尘或擦洗“屏障”,多半在上班前这些就已经很好的完成了。而,自新来的保洁阿姨接任后,桌上的报纸常不翼而飞,甚至,拿着满是洗洁精味道的湿漉漉的抹布就直接要擦桌子,而不管自己的笔记本是否已经挪开,以及口杯是否已盖上盖……

那天的上下班途中,iPod里凑巧的放着“遗忘”那些曾经的歌曲,颠簸的路上,恍然发觉,时光走得好快,晃眼就匆匆走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而,那有些忧伤的音乐,似乎硬要将自己带回过往的那段记忆,将自己回忆的眼泪打落下来……

我知道,这一次的“告别”,就算是对自己第一份工作交的答卷,在最后的一次下班关机中,画上了有些沉重的句号——也许,是省略号……

最后一道手续中,领导淡淡的说着:还是要走吗?自己轻轻的点了点头,显得有些决绝。回到座位,继续盯着发白的屏幕,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无奈和感伤,尽管,也许换来了自己所向往的“自由”,但,这样的结局,还是有些太残忍了……

来回穿梭办理手续的身影,自己一直不敢直面对面的眼神,只怕自己的表情出卖了自己的内心。数个小时,自己一直沉默着,是那么的尴尬和不自在。所幸,没有太长的谈话和询问,只有,冷冰冰的一个个的签字——这倒显得很直接。

整个一天,也许是两年来最为轻松而又紧张沉重的一天。想着即将“解脱”,心里不免飘飘然的幻想起未来的美好生活;而面对这最后终结的一天,将要对自己两年工作say Goodbye,对这个已经熟悉而麻木的环境告别,自己又显得惶惶然。

办完手续,有些怀旧的打开了自己过往的作品,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如蚂蚁般的代码,自己竟有想哭的冲动。而直到最后,自己依旧没有留下完整的属于那个位置的记忆——只用手机,留下了工牌的模糊画面——标准的一寸彩照旁,印着姓名和部门名称——我想,这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临近下班,整理完桌面,看着空落落的干净的桌面,心中也是一片空白……

那晚,很晚才下班;那晚,没有一如既往的前往党校食堂;那晚,依旧是18路车……不同的是,自己不再疯疯癫癫地跟着公交跑只为了不错过这一趟,而是静静地等待着下一趟车;那晚,很迟才回到住处……

看着远去的18路车,属于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记忆,就此了结……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