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杂谈

关于年会

 

年终岁尾,各公司一年一度的年会轮番上演(并刷屏朋友圈)。除去节目表演和盛宴,最为期待的莫过于“抽奖”。倘若去除“抽奖”环节,有多少人真正关心年会的意义?抑或从年会中收获开心和愉悦?

这不免想起类似的“团建”的目的和意义,实际上,大多数的团建实为为“团建”而“团建”。形式多过实际,甚至是为宣传所用。

回到年会话题,除去年会内容,其准备过程也多半“折腾”。首先,报送节目分组分团队KPI必须完成,对于部分群体不免为一种“刁难”。其次,部分公司的年会时间为非工作时间,甚至周末,对于员工的家庭和生活不免有侵占之嫌。再者,年会基本为强制性参加,如同“团建”,不许请假、不许带家属。即便初衷“正确”,也难免让人觉得压抑、束缚,就像“主动加班”和被迫“996”。行政的命令,终究过于冷冰冰。

谷歌对“团建”的理解为“好好玩”、“快乐”。一切本应如此,工作作为生活的重要部分,紧张之余,最需要的便是放松,甚至“放纵”。期望借某次活动、聚餐或拓展而改变员工态度、性格,或团队氛围、协作,显然是不现实的。反而带给大家某种压力,适得其反。久而久之,知道“套路”之后,往往形成潜意识的抗拒。

从这些角度反观,似乎可以理解为国内盛行的“餐桌文化”——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

实际上,除去“吃”,大家所追求的,即便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开心之旅,给放半天假也是很开心的。——至于成果的分享和付出的回报,完全有其他更合适的方式,而不是借此打造成四不像年会:表彰、总结、宣传、娱乐年会。

最后,对于人们期望中的事情,即便可有可无,即便意义不大,如若缺失,仍会失落。一如遗忘的年会,或遗忘的抽奖。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