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杂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将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实际上,对于国家、社会也大抵可以以此分析。

从脱贫、温饱,到小康,再到中产、富裕,每个时代都有对应的特点,面临的问题、痛点自然随着变化,因此便需不同的政策、制度环境。

在小康之前,着重基础建设(工业、基建、交通、教育等)、经济问题,因此,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数十年和平建设年代,GDP在全球一枝独秀。此时,解决的便是“安全需求”。

紧接着,物质充裕后,新一代基建飞速发展(高铁、互联网、手机等),此时解决的便是“社交需求”,对应的正是人员的高流动性和初步的精神、文化空虚。

再往后,便是“尊重”和“自我实现”,即下一阶段所将面对的。此时的代表,便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比过去数年老美的文化、价值观输出,以及高科技对社会、国家的反哺,已经为国内的经济、社会走向指明了道路。眼下不久前发生的“奔驰进故宫”、“李子柒”等热点,皆是“踩”中了历史的进程,或成为众矢之的,或成为舆论的追捧对象。往后,类似热点怕是不绝于耳。

对于上至国家、下至企业都将价值观(及文化)作为根本,正是因为意识形态的输出才是最为致命的。

另,一些趋势变化,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1. 塔尖的富豪阶层在减少(2018),中产及富裕阶层在增加。
  2. 文化娱乐消费(音/视频、游戏、影视、阅读等)逐年增加,餐饮、旅游、3C等消费层出不穷。

在“金字塔型”向“橄榄型”的转变过程中,消费观念必然往上走,即“消费升级”——从水果自由,到停车自由、财务自由、迁徙自由。

因此,回过来看过去买房致富的,大概是不会再重演了。而跟随历史车轮前进的,将会是下一波弄潮儿。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