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思维 → 

杂谈

腾讯市值何以超越阿里?

 

截止今日港股收盘(6.23),腾讯报收497.4港元,涨4.89%,市值4.75万亿港元,阿里巴巴报收220港元,涨3.29%,市值4.72万亿港元。腾讯市值超越阿里巴巴,马化腾坐稳首富宝座。

这一天还是来了,在前几日差距尚且还有5-6%时便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当它真的到来时,还是不免一番唏嘘。结合6月22日黄铮以454亿美元身价超越马云的新闻,更不难发现某些潜藏的趋势。

电商时代,从来不缺新闻,更不缺对手。从亚马逊到京东,再到后起之秀的拼多多,从有赞到微信小商店……时代就在你追我赶的优胜劣汰中前行着,任何参与者不进则退,残酷而现实。

同样位列BAT的曾经王者,百度在电商、移动互联网时代彻底落伍,沦为笑谈,如今在“云经济”时代更是无甚起色。

都在讲“赛道”,这些巨头们的选择可谓现身说法的典型。

电商的激烈竞争使得阿里始终难以“高枕无忧”,更像是四面楚歌。而云计算市场,占据先发优势的阿里,也不得不面临蛋糕被腾讯、华为等瓜分的窘境。搜索、广告赛道,自流量向移动互联网倾斜后,百度便不得不面对被“降维打击”的下场。但社交和内容领域,却像个例外。

虽有头条的虎视眈眈,更有抖音的流量杀手,但社交关系链的沉淀和传播自始至终在微信和QQ手里。想想无论是天猫、淘宝,还是头条、抖音,到最后,仍然必须将微信、QQ作为最终的落地点。“亲,加个微信呗……”大概是内容、电商、短视频运营的常见说辞。这大概可以说,任何第三方的内容到头来都是“为人作嫁”,而活跃了微信、QQ。

从文化和认识论的角度,《娱乐至死》前言中说:“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而据百度百科的“奶头乐理论”词条:

奶头乐理论指的是生产力的不断提升伴随着竞争加剧,世界上80%的人口将被边缘化,他们不必也无法参与产品的生产和服务,同时80%的财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为了安慰社会中“被遗弃”的人,避免阶层冲突,方法之一就是让企业大批量制造“奶头”——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比如:网络、电视和游戏)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令其沉浸在“快乐”中不知不觉丧失对现实问题的思考能力。

对于这种普遍的成瘾性行为,几乎是无法自知而自拔的。从这个层面,短视频产品作为娱乐化的产物,更像是“奶头乐理论”的“奶头”。

但,意义呢?价值呢?

对于图像(摄影)和语言(文字)的区别,《娱乐至死》引用加夫里尔·萨洛蒙的话说:“看照片只需要能辨认,看文字却需要能理解”,意思是“照片把世界表现为一个物体,而语言则把世界表现为一个概念”。过于娱乐化和信息泛滥的结果,便是柯勒律治的“到处是水却没有一滴水可以喝”。

相比较于文字,照片、电台、电视、互联网等先天不具备文化塑造的意义,更多是选择、传播、扩大某种文化倾向。

因此,社交的更大价值便在于其无限的可能性,也正因此,微信读书至少在贡献阅读量,回归文化、思想的本质上,起到了一丝灯塔的作用。仅这一点,它便理应超越任何电商公司。 


公众号:黑匣子思维
 

*

*

*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