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思维 → 

杂谈

识时务者为俊杰?

 

《薛兆丰经济学讲义》第5讲的思考题:识时务随大流和特立独行,这两种不同的风格,哪一种成功的机会更大?

很有意思的问题,首先需要明确问题中“成功”的定义,以文中的主题,应是进化论中的“适者生存”,而不是名、利等人为附加的更高等级的属性。

很自然地,“识时务随大流”类似“遗传”,“特立独行”类似变异,这样,问题的答案就很明显了。遗传保证生命的基础属性、本能,变异属于优化、改良(也可能是恶化)。从生存的角度,自然是随大流更容易。古语都说了——枪打出头鸟,而变异如改革、创业,九死一生。

然而,就像微生物界、昆虫界的耐药性变异(以及病毒的各种变体),不变异等同于基因的灭绝。

这就是问题的根本矛盾所在。前者如“温水煮青蛙”,过着安稳的小日子,直至对外界的刺激、变化难以抗拒,进而被自然界(社会)所淘汰。而变异看似风险巨大,却在摸索、变化过程中逐渐形成对外界的新的适应能力,完成生命的迭代、进化。

如果人们留恋于马车,就不会有蒸汽机;如果人们满足于陆地交通工具,就不会有飞机、航天;如果人们局限于算盘,就不会有计算机……

绝大多数个体属于“随大流”,少数个体在“特立独行”中完成进化、升级。

更进一步,对于科技,每一次更新换代,都是惠及全人类;但,对于个人的进步,乃至创业,却只限于其子女,乃至家族。在阶层固化的当今,若要摆脱圈层的束缚,只有“求变”一条路——纵然,会失败,甚至“粉骨碎身”,但如若成了,就是一次“生命”的大升级、大跃迁。


公众号:黑匣子思维
 

*

*

* 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