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房看书时,突然被楼上持续的高空抛物所打断。再一次,强烈地感受到独门独户的别墅、排屋的必要性。

再加上,屡禁不止的噪声污染,包括:装修、小孩哭闹、跳绳、钢琴、拍球、弹珠,甚至吵架,等等,每每都能让人想要逃离。

除了高空抛物,前几日,楼上甚至往楼下倒脏水!

诸此种种,导致邻里之间的矛盾迭出,彼此间冷漠、自私。

一切的一切,都加剧了想要别墅的愿望。

另外,国民财富总体上每年都在增加,但国家一方面在提高土地利用率,另一方面在限制贫富差距,导致低容积率住房只会越来越少(增量、城区/郊区)。因此,不免有种担心,别墅房价的涨幅会远超学区房。

就像经济下行期间,影响消费、财富最大的阶层恰恰是中底层,而对于富豪们,几乎有增无减。因此,从生意上说,也只有两种模式可行:奢侈品、低价必需品(下沉)。

能够媲美茅台在白酒中的地位的,不是学区房,恰恰是具有稀缺属性的豪宅(对于富豪们,学区已经毫无意义)。实际上,学区房只是内卷的结果,而豪宅则是一种完美的降维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