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行动的艺术》第14章“如何揭穿江湖骗子”中介绍了“福勒效应”:

人们有这种倾向,认为一种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十分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特点,这种倾向在心理学上被称为“福勒效应”(或“巴纳姆效应”)。“福勒效应”解释了为什么那些伪科学——占星学、笔迹学、看手相、塔罗牌占卜、与死者沟通等——能发展得很好。[1]

某公众号号称分析、预言的高命中率,然而,这让自己想到著名的一个实验:

请你寄出100000份股指预测的邮件。你在一半邮件里预测下个月股票行情会上升,在另一半邮件里预测股票行情将回落。假定一个月后股指回落了,你就再发一遍邮件,这回只发给你做出了正确预测(股指会跌)的那50000人。你再将这50000人分成两组,写信给第一组,说股指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会上升,给另一组写信说股指会跌。如此类推,10个月后还剩下100个人,你给他们作的预测从没有出错。在这100个人的眼里你就是英雄。你证明了,你拥有真正的先知式的预测能力。于是这100个人中的几位会将他们的财产托付给你。然后你就可以怀揣这笔钱逃去巴西了。[2]

在其所作的种种预测中,失败的不再提及(甚至删除),成功的各种渲染、推销,对于评论区也是选择性地公开对自己有利的,更不用说某些预测的模棱两可的表述。如:

“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下,市场接下来将有很大概率回调”(非原话,只取其意,下同)。

“如果中美关系恶化,市场将……”。

……

“很大概率”是多大?80%?即便99.9%,哪怕预测失败了,也可以归结为剩余的0.1%发生了。

“接下来”是何时?一周?一个月?一年?市场不可能永远涨,总会有回调的时候。

附带条件的预测,失败时,可以将“锅”甩给条件未满足(即:正确的废话)。

类似表述随处可见。

回到周五(20.07.24)的暴跌,评论里隐晦地表达了这种“欣喜之情”,而在更早几天前的(20年)7月16日的更惨的暴跌时,却还不见有此言论。

这让自己想起幸存者偏差确认性偏见后视偏见羊群效应等一系列心理现象和人性的弱点。说到底,有需求便有市场,作为“卖方”,不过迎合了“买方”的心理。

也因此,如很多书中所言,别看财经类报纸、杂志。自其六月预测失败后(包括之前的其他几次),便更坚信“韭菜心理”的普遍性——所幸六月并没有跟着出逃。

而关于周五为何暴跌,诸多原因的分析刷屏了公众号和朋友圈,而自己更倾向于认为,很多时候,“事”不是事,但有人利用了“事”,就成了“事”。

这也是自己最担心的,如先前所言,消息本身及真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利用了消息大肆渲染情绪,借机谋利。这种“正反馈”一定程度上反倒加强了“预测”的预期。尤其在粉丝数量达到一定量级时,这种跟风效应已远超“蝴蝶效应”中一只蝴蝶的作用,足以影响资本市场。使得到最后,就像“猜数字博弈”(以及“选美竞赛”)中的逆向思维一样,成为一场聪明人之间的“谁跑得快”游戏(即:预判你的预判)。

也因此,看明白了之后,便开始回归本质,转而寻找事物最基本的规律,而不是碎片化的看似“有用”的知识。

书中总结:

你怎么来判断一位大师的水平——比如一位占星师?你应该让他对你所选择的20个人进行性格分析,把性格描述写在卡片上,将卡片从1到20编号以代替人名。这20个人不知道他们的号码,每个人将拿到所有卡片的复印件,只有当(几乎)每个人都选出与自己性格对应的卡片时,你面前的大师才是真正的高手。[3]

因此,如何看待和评判所谓的预测?

在另一书中,作者写道:

这位伯克利大学的教授分析了总共284位专家在10年内所做的82361个预言。结果,预测的准确性几乎不及你询问一台随机数字生成器。事实证明,最糟的预测家恰恰是那些媒体关注度最高的专家,尤其是世界灭亡预言家。[4]

书中,作者引用哈佛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思的话说:

预言未来的人有两种:一种是一无所知的人,另一种是不知道他们自己一无所知的人。[5]

实际上,他们“非蠢即坏”。

作者给出的结论是:

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这位专家的预测有何约束机制?假如他是雇员,如果他不断出错,他会失去他的工作吗?或者他只是一个自封的预测大师,靠图书和报告增加他的收入?第二,这位专家的预测准确率有多高?他在过去5年里做过多少预测?其中有多少应验了,有多少落空了?我希望媒体在发布所有预测时,一同公布被误以为是大师的人们的成绩证明。[6]

因此,与其相信“预测”,不如去分析背后的逻辑和推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实际上,为避免“最初效应”(先入为主)和“近因效应”对决策的影响,最佳策略是从源头上避免此类信息的获取。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说:“我不做预言。我从没做过,我也永远不会做。

另,如何对待新闻和信息?

如《娱乐至死》所言,“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少即是多,慢即是快。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放弃。

至于为什么《新闻联播》很重要?很多人,包括年轻时的自己,会觉得都是“假大空”,是对“乌托邦世界”的描述。但后来渐渐明白,这才是国家、顶层决策者想让我们看到的。因此,也明白了,为何“成功人士”都非常关注《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

 

资料:

  1. 《明智行动的艺术》,P54;
  2. 《清醒思考的艺术》,P126;
  3. 《明智行动的艺术》,P55;
  4. 《清醒思考的艺术》,P161;
  5. 《清醒思考的艺术》,P162;
  6. 《清醒思考的艺术》,P163